过氏首页 - 新闻 - 博客 - 探古 - 家谱 - 祭奠 - 商务 - 名人 - 宗德 - 图库 - 研究会 - 电子刊物 - 论坛
loading...
新闻日历
五、舔犊情深
——回忆在宋任穷同志身边的岁月
时间:2010-9-10 16:20:12 出处: 作者:过祖荣 3567次

    到1970年中,宋老有俩个女儿到农场来了。稍大的叫宋云飞;小的宋钊钊排行老八,是最小的孩子。她们平常在家里偷偷学些外语,有时帮钟妈妈做些家务。老人的孩子们需要、并且被准许(如未经许可有人私下里前来探望,则老人将作为不老实改造而被训斥。)到农场来时,通常先写信到“辽宁省盘锦大洼3125部队农场 林江同志 收”,告知到达的时间;先坐火车到“沟帮子”站下车,再坐汽车到大洼,然后步行十几公里到农场。一个女孩子,背着行李走这些路也是很够呛的。平时白天还可以。有一次天下大雨,原本下午可到达的一个女儿,在天快擦黑的时侯还没有到。俩位老人十分着急,吃晚饭时钟妈妈和我们说起这事,请我们能否接一接?我们听到后立即放下饭碗,俩人一组按排三组,往三个可能来的方向迎出去。天愈来愈黑,雨也越来越大,走在盐碱地的道路上是很滑的,一不小心就摔跟头;雨衣被风吹雨打得毫无作用;手电筒的光柱也很微弱。我们一边走,一边高声喊叫。特别注意上、下水渠道里有没有人掉下去!走了大约7-8公里,隐隐约约看见有个黑影蹲在道旁边。我们走近一看,正是我们要接的人,赶紧把她拉起来,只见她脸上分不清是泪?是雨?浑身湿透。看见我们只哽咽着叫一声“解放军”就再也出不来声了。我们赶紧扶着她往回走。待回到农场已将后半夜了,只见俩位老人焦急地坐在家里等待着,还不时的冒雨到门外盼望!看见我们把人接回来了,先不管自己的女儿,也顾我们浑身都是泥浆和水,一把抱住我们,连声道:“谢谢解放军同志!”在几十年后,钟妈妈和她女儿还有时会和我讲起这件往事。

(责任编辑:过焰)
本网站内容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 热线电话:0510-82629001
loading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