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氏首页 - 新闻 - 博客 - 探古 - 家谱 - 祭奠 - 商务 - 名人 - 宗德 - 图库 - 研究会 - 电子刊物 - 论坛
loading...
新闻日历
十、追思二老
——回忆在宋任穷同志身边的岁月
时间:2010-9-10 16:31:01 出处: 作者:过祖荣 3900次

    今天我心情特别地沉重,因为北京来电告知:钟月林老妈妈已经逝世,让我8月11日参加遗体告别仪式。放下电话我止不住热泪夺眶而出。往事历历涌上脑海:那是1969年深秋,宋任穷刚从某机耕队搬到3125部队农场场部东南角,第一排砖平房的靠东三间住下,就来了一位风尘仆仆的、年龄大约50多岁的老妇人。只见她背着几大包行李,匆匆地前往宋任穷的住所。放下行李就马上到专案组报到并接受训话。专案组规定她的代号为“林江”,不准以宋任穷、钟月林的名字对外。从此开始,我们就朝夕相处直到1973年初仲春。她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妈妈,对丈夫无微不至的关爱、宋任穷每次喂完猪,她总是兑好一盆温水帮丈夫把手洗得干干净净。对孩子和身边的工作人员十分关心。她勤劳能干、吃苦耐劳,洗衣、做饭就像一位农村老大娘。她经历过艰苦卓绝的长征、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,是最后一位逝世的中央红军中走过二万五千里的女红军。她朴素得几乎看不出是一位资历很深的高级老干部;更看不出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宋任穷的夫人。她无论在蒙难时期还是在恢复高位后,对我们曾经在他们身边多年的小战士,总是像一位慈祥的老母亲。对我们成长她感到欣慰、对有了困难她尽力帮助;甚至,我们有了孩子她老人家都很关爱,就像一位慈爱的老祖母。早在1977年10月,当钟妈妈听到我的儿子出生的时候,就和老伴宋任穷以及长女宋勤、长子克荒商议给我孩子取名叫“过雪山”还是叫“过大江”?最后建议我采用“过雪山”。钟妈妈还专门到百货店买了一条小纯羊毛毯,让克荒邮寄给我们,我们一直珍藏至今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敬爱的宋任穷、钟月林俩位老人家,永远活在我们全家人的心中!

(责任编辑:过焰)
本网站内容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 热线电话:0510-82629001
loading...